北京知青的云南梦

www.rbc.cn 2009-07-14 13:26:08 来源:北京广播网

《他乡北京人》系列报道——北京知青的云南梦

覃倩

滕达群,在朋友圈子里有个外号,叫穷欢乐,和你聊起天来,总是嗓门洪亮,乐呵呵的,这一笑眼睛就眯成一条缝,他就是我们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一个不修边幅而又才华横溢的他乡北京人,一个风趣幽默而又始终保留着十足北京味儿的“云南人”。1968年,腾达群带着少年人的理想上山下乡,到云南农垦种金鸡纳霜,从此与云南这片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从一个北京知青到地区文工团专职编剧再到电视台少数民族纪录片工作者,期间经历了不少的选择、彷徨和挫折,不过,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留在云南。腾达群笑说,对于这样的选择他并不后悔,因为这里有太多值得他爱的东西,虽然如此,可心底却依然怀有对故乡热土那份莫名的情结,那就是对北京的眷念和爱。

文字实录:

北京知青的云南梦

片头曲:53

导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记录着生活,展示着原生态,在云南电视台做纪录片工作的北京知青腾达群就是这其中的一员。在他的片子里,主题几乎都与少数民族有关,而这些纪录片对云南旅游业最初的发展也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他乡北京人”今天播出本台记者覃倩采制的报道《北京知青的云南梦》。

录音报道:

串联1:与滕达群的初次见面约在了他云南昆明的家中,他一身唐装,戴着一副大框眼镜,笑眯眯的站在门口迎接我。刚进家门,首先吸引我的便是客厅里的一幅字:

腾:云南有个书法家我的老朋友张诚,很有名气的,他就说送我一幅字,问我写什么,我说你就给我写一个字,“醉”!记者:为什么写“醉”这个字?我爱喝酒啊,生活的酒,生活的美,让人醉;我的家庭让人醉。所以我就专门选了一个字,叫“醉”!我曾经做过一个片子,叫做群山中的阿佤人。那是80年代中期,他的县长非常的有个性,他跟我第一句话,要过这个关,可以,喝酒!一口气我喝了4竹筒,喝完了就像麻袋一样栽到地下,我学喝酒就是从那一段时间开始。

串联2:不仅如此,他还特自豪的告诉我:

腾:我有很多少数民族名字,我到瑶族地区给我起的名字叫,琫怓喃达,就是一个非常真诚的人。

串联3:正说着,他把手边已经有些发黄的黑白照片递到了我眼前:

腾:你看啊,这个就是我到了拉祜族地区,这是70年代初期了,记者:这吹的是什么?葫芦笙,就有点像苗族的芦笙;这个是我拍纳西族的时候,我就专门忽悠他们跳起来,记者:他们穿的是?这是典型的纳西族的服装,你看他后面的披肩,叫做披星戴月,披肩底下是7颗星星,上面是月亮,那便是太阳。(压混)

串联4:其实从一开始和滕达群交流,我就感觉到他的每一点似乎都和少数民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我面前这个十足的北方汉子为何单单和云南的少数民族结下了不解之缘呢?也许,咱们还要从头说起,那一年,他刚满17岁:)

腾:1968年,兴起了上山下乡,11月份北京市一共有1千多个,一辆火车就把我们拉到了云南。

串联5:滕达群去的是一个叫思茅的地方,那里地处滇南,是边疆少数民族聚居的山区,就这样他与少数民族同胞们同吃同住同劳动。知青生活是简单而又艰苦的,不过这一切,都在1971年发生了转变,许多人靠关系陆续回城,而一无背景二无靠山的他却仍然留在农场:

腾:那时候看不见希望,因为过去的文笔底子还比较好,我就一定要写,通过写可能能够写出点什么名堂来吧。

[查看心情排行]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字体: ] [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