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在香河的北京人

www.rbc.cn 2009-07-14 13:12:05 来源:北京广播网

《他乡北京人》系列报道——一个在香河的北京人

夏萌

这短短的912秒,讲述了一位普通果农平凡又精彩的人生。吴秉仁48年前放弃了北京的学业,跟随家人来到香河,从此以一名农民的身分开始了自己的人生。

凭借自己爱看书的习惯,吴秉仁自学了很多果树种植方面的技术知识。并在香河打开了一片“土地承包”的地新天地,将自己毕生的精力倾注在这片可爱的土地中。

吴秉仁将自己对北京的思念倾注在笔尖,迄今为止,他写的文字已经可以出几部文集了。其中多以回忆儿时快乐生活的题材为主,吴秉仁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守候故乡。

生活看似单调乏味,但吴秉仁正是以这样的身分在土地间开辟出自己的事业,结出美丽的果实。 

一个在香河的北京人

吴秉仁50年代举家搬迁到香河的北京人。如下从他的职业角度来介绍,他是一名果农,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播下平凡的种子,结出幸福的果实。今天为您播出的是本台记者夏萌采制的专题录音,他乡北京人之果树林里结出美丽人生。

   香河和北京相距45公里,在今天看来,这45公里也不过区区三十分钟的车程。如果我们把时间倒回到51年前,香河与北京的距离,就远远超过了这45公里。这个距离,虽然改变了吴秉仁的生活,但是他的人生,也同样精彩。记者去香河采访吴秉仁那天,北京和香河都在下雨。老吴住在距离高速出口部远的一个村子里,两间平房,就是他的家了。院子里种了很多蔬菜。走进老吴的家,他很热情地给记者端来了茶水。老吴的房间里到处都有书,墙上也挂满了字画。老吴说这些字有的是他自己写的,同时也有朋友送的。看来这位朴实的农民身上还透着一股学者般的谦虚。

   1958年,为了响应党的号召,吴秉仁的家人都搬到了香河,唯独他自己留在北京继续上学。但是由于思念家人,1961年,吴秉仁也来到了香河和家人团聚。那一年,他16岁。  

   吴秉仁:大概有动员回来,我们哥四个,我们父亲刚摘帽子,表现得好,听党的话。就回来了。我们班主任不让我回来,留着我在北京念书。因为我正初中毕业,58年,在左家庄第一小学毕业。毕业之后,给我转。这年北京129中是新学校,我们去都在首届学生。结果我跟着读二年,想家。那我刚多大,想家,生活比较苦,父母远,家里穷,很多事做不到。我自己就擅自转学了,就把转学关系都办好了。

   记者:转到那儿去?

   吴秉仁:回家了。因为我父母58年就回来了,我61年回来的。回来之后又念完初中,因为政治原因、历史原因,我也没考。

   记者:全家都搬这儿来了。  

   虽然没有继续念书,但是老吴还是一名很有前瞻性的农民。1984年,在别人都在种着庄稼的时候,他就率先种起了果树。在那个年代,种果树可是一门技术活,尤其是苹果,更是需要国营的技术和细心的培育。老吴凭着自己爱看书、爱学习的劲,自己就把150亩的果园经营的有声有色,成为和乡里乡外的典型。  

   吴秉仁:当时就想种这个也挺好的。就好象天生就跟土地有缘似的。当时从农村来说,果树生产是技术含量比较高的,它的比较效益也高。

   记者:这个果园是自己承包的吗?

   吴秉仁:果园19841011号公开投标。当时我不公开投标,也不成,法律比较强,经过公正处见证,那时候农村几乎就没有通过公正处来做法律见证的。

   记者:最早开始种果树,这些技术都是?

   吴秉仁:一开始也挺适用,当时政府有关方面扶持,二来自学,种果树书,还有点儿,都在这儿呢。当然果树修剪也需要技术,尤其苹果,技术含量挺高的。二来当时在农村唯一的出路,好象能施展自个儿才干,就是果树生产,它有技术含量。他们一提起我就叫技术员。

   记者:果园一共多大?

   吴秉仁:150亩,东西平均长度是500,南北平均长度是200。整个十公顷,150亩土地。

   记者:您当时在这个果园里面种的最多的是?

   吴秉仁:就桃和苹果。桃短期能见效益,苹果周期长。那时候品种也没有短执行的。

   记者:种完以后都往北京销吗?

   吴秉仁:对。基本上都是我们小子,儿子。还是北京发,水碓子、沙子口。

  

[查看心情排行]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字体: ] [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