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新疆好地方

www.rbc.cn 2009-07-13 16:29:46 来源:北京广播网

《他乡北京人》系列报道——咱们新疆好地方

纪烈鸿、臧轶洁

2008年五月,在新疆大学举行了一场特别的退休欢送会,欢送会的主角是一位汉族老师,可他却得到了维吾尔族同事的最高礼遇,得以身着维吾尔族盛装出席,这位老师的名字叫王纪凯,他来自北京,已经在新疆生活了四十年的时间。四十年的时间里,他用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学生、同事的认可,同时,在他的心里,他也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一名地地道道的新疆人。而实际上,在王纪凯老师在新疆生活的四十年的背后,有着太多太多的故事。《他乡北京人》本期将为您真情讲述王纪凯的故事。 

咱们新疆好地方

主持人: 

1968年,抱着开创一片天地的理想,北京小伙子王纪凯来到了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从南疆的军马场,到新疆大学的讲台,一干就是四十年。如今,每当别人问起,王纪凯总是操着他那地道的京腔,自豪的说他是新疆人。 

今天请收听本台记者纪烈鸿、臧轶洁采制的《他乡北京人》系列报道:咱们新疆好地方。(区号:英语广播20581号) 

记者报道 

20085月,王纪凯老师退休了。在新疆大学的同事们为他举行的欢送会上,王老师一身维吾尔族盛装出席,享受到了最高礼遇。欢送会的组织者之一廖新玉老师说: 

廖新玉老师:“一个从事教学的人,如果他退休的时候,能给他穿上维吾尔族的衣服,那就是对他的最高礼遇。那天,我们把和王老师共事的领导老师都请到了现场,王老师挺感动的。” 

之所以在欢送会上,王纪凯老师能获得如此礼遇,是因为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周围的同事,都觉得王老师已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新疆人,而说起他和新疆的缘分,时光要回溯到四十年前的1968年。 

现场采访:

王:先说说怎么来的新疆吧。

记者:是1968年,那时候高中,毕业了么?

王纪凯:“毕业了,我1966年人大附中毕业。当时这些人都想去参军,但是参不了军,什么问题,家庭问题。在第二次体检之后被刷下来了,我问老师,老师说你什么问题你不知道么,我就什么都不好说了,低下头就走了。后来就说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五军马场要人,当时在前门外廊房头条,我们就去了,夜里去的。我当时确确实实就想来,这跟我的学校有关系,教给你很多好的传统。还一个是优秀的电影,像《军垦战歌》,就看到当时那个荒漠,片子的后来就是鱼满舱,麦浪滚滚,这都是通过劳动得来的,我们想我们也可以创造一番天地。当时真的就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来了。” 

位于南疆的军马场条件相当的艰苦,和王纪凯所熟悉的北京完全不同,特别是在冬天,那里的环境真的有点让人难以忍受。 

王纪凯老师:“因为温度非常低,零下三四十度。那种感觉是什么呢,晚上要值夜班了,我套上一双大毛袜子,再穿到毡筒里,底下穿的是棉裤,再套上一个翻毛的皮裤,把棉大衣塞到皮裤里,再披上一个皮大衣。这个分量你要想上马都不容易。马群夜里到那儿,即使它不吃什么草料,它也不会老在一个地方带着,它总是在游动。你也不能老骑着马,你还心疼马呢。你就得下来,找一个背风背雪的地方呆着,冷到什么程度呢,带着皮帽子不行,非得带一个护鼻,一眨眼,真的就喀吧喀吧好像粘住了似的。过一两个小时,你的脚又冻了了,你就得站起来走一走,就这样。” 

除了生活条件需要王老师去努力适应,民族文化的差异也需要王老师去付出真心。当时在军马场他工作的小组中,除了他一个汉族人,周围都是维吾尔族,可这个北京小伙子没用多久就融入了他们之中。 

王纪凯老师:“跟他们打交道,这些人实诚,你只要好好干活,努力,人家就认你。除了正常的在院子里面扫雪,打柴火,上夜班,给牲口接生。人家老太太都七十多岁了,冬天夏天上河边打水很累,我一小伙子很轻松就给打回来了。你别多了,有这么一次,人家就把你当亲人看。所以我第一次回北京探亲,老太太就把她自己做的酥油、奶疙瘩给我戴上,那时候没东西,连塑料袋都没有,她拿布包了又包然后给我。我回来给她的孩子带的糖,他们也很高兴。这都是一个互相交流互相感染的事,我现在印象中一直有她的形象。那时候兴评个五好战士,半年后人家就给我评了个五好战士。”

 

[查看心情排行]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字体: ] [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