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有祥的艺术之旅

www.rbc.cn 2009-07-13 16:27:13 来源:北京广播网

《他乡北京人》系列报道——李有祥的艺术之旅

宏玖、鲍琨元

主人公李有祥,知识青年,17岁插队来到山西大同市,他的一生与众多艺术结缘,美术,小提琴,声乐,不过让他为之付出30多年心血的还要算摄影,用摄影它记录了山西的“黑”(煤炭)与“黄”(历史),让更多人了解山西,现在尽管已经退休,但他仍然还在努力着,他的目标是,将声光电多媒体技术运用起来,推广山西旅游。

李有祥的艺术之旅

李有祥现场唱歌音响。

开始语:李有祥,50年代出生于北京,似乎天生为艺术而生。美术、小提琴、声乐样样精通。但最后,让其付出三十年心血的,是摄影艺术。如今,已经是摄影家的他,对小时候的北京生活,依然记忆犹新。他乡北京人,今天播出,宏玖、鲍琨元采制的报道,李有祥的艺术之旅。

李有祥:像我从小就喜欢画画,从建国门,我们家当初住的地方,到中国美术馆看画展,家里给一毛钱,这个钱,走着去,回来时路过王府井,当时的荣宝斋那儿有专门的商店,买一只最廉价而且特别实用的一枝叫小红毛儿,很好用。就是从美术馆回来路上路过买了笔,快到家时是加快步伐,跑回家第一件事儿是先研墨,把这个路上所感悟到的那些画的那种感觉,回家就画,很着迷。

画外音:由于身处文革的特殊时期,家里的很多画儿都被烧掉了,使李有祥曾一度陷入了迷茫,知道一场演出过后。

李有祥:这会儿有一次在北京工人体育馆晚上看演出,看到当时那个演出队有小提琴。当时一下就想,说既然社会这么动荡,那么这段时间也不要荒废,干什么?学小提琴,这就下了决心了。

画外音:为了能买一把小提琴,李有祥开始攒钱。

李有祥:第一件事儿,把家里的废书、旧报纸、破衣服,还能想到一件事儿,就是带着我两个弟弟去北京王府井大街捡人家扔掉的橘子皮,还一种就是家里养小兔,养大了卖掉来攒这个钱。

画外音:就这样,李有祥开始了与小提琴的对话,但没多久就赶上了上山下乡。

李有祥:就到了山西的雁北大同县倍加造公社去插队了,在农村还是向往着艺术。

画外音:为了回北京学艺,李有祥还曾经有过坐拉煤火车的经历。

李有祥:人家一看介绍信,是真正的北京知识青年,不是坏人,那么怎么办呢,说“你们怎么不坐客车啊?或者坐火车那个最后一节那叫首车啊?这多危险哪”?我们说没事儿我们自己注意点!“注意点啊,过山洞的时候脑袋千万不要抬起来!”经过了很多山洞,最后我们到丰台的时候,一看别的同学就知道自己,脸全黑了,身上也全都黑了。

画外音:尽管一腔热情,当体会到没有再提升的空间的时候,李有祥由于到了另外一次机会。

李有祥:有的老师就建议我,说你这个声音条件应该是一个很好的男中音。我说这样是不是继而学声乐怎么样?对我的声音有一个评价,就是你有时候声音特别好,有时候你声音很糟,说你不行去检查一下你的声带。鼻黏膜有萎缩的感觉,这种病不知道怎么得的,将来能不能够好也很难说,哎呦这个对我打击很大。当时我已经三十岁了,从小喜欢艺术,而且选择的这个项目都很高端的,都是很难学的东西,最后就突然想到了摄影。

记者:怎么想到摄影的?

李有祥:我的母亲在协和医院,50年一直到86年退休在照相室,这个医疗摄影它那个是讲科学的。我呢当时就想到我能不能将来做一个艺术摄影这么一个追求呢,后来就开始拿起照相机。正好当时的雁北文化馆需要一个搞摄影的,看了我当初的一些作品之后,那个老馆长当时就决定给我安排在群众艺术馆。

画外音:自从拿起相机之后,李有祥就成了得奖专业户,他的作品曾三次入选全国影展以及国际影展。李老师与爱人的结缘,可以说也是因为艺术。

李有祥爱人:当时我是在铁路工作,列车广播员,他不老坐车嘛,来往于北京,学声乐,学提琴,他还没搞摄影。

画外音:就这样成就了一段美满的婚姻。爱人对李有祥的评价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就是:追求完美。

李有祥爱人:我觉得他吧,就是在我心目中,首先一点对艺术的要求是属于那种完美主义者。他从83年搞摄影到现在,说实在的,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挺不容易的。让我最难忘的就是冬天拍片儿,下着大雪,雪特别厚,完后骑着摩托车,大同的冬天得零下二十多度,到山头上就不只这个温度了,很冷很冷的,他每次走我都特别担心。那天是鹅毛大雪下着,西北风刮着,呼呼的有点紧张,我说这要真有点事儿谁都不知道。因为他拍片儿的时候就他自己,他要是真有点儿什么事儿,谁能知道呀!所以我们就有点着急,说怎么不回电话呀!第二天我们早上起来早早的我和我姐就弄了个车赶紧找他去。走到半路他来了电话了,这才踏实。

[查看心情排行]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字体: ] [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