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门传人谭少英

www.rbc.cn 2009-07-14 11:25:32 来源:北京广播网

《他乡北京人》系列报道——谭门传人谭少英

沈弘

说起京剧的谭氏家族,在京城可以说是路人皆知,谭门传人在京剧界绵延七代,代有才人,不仅是老生艺术,其他的多个行当也都有谭家后代,而且不仅是在北京,谭家传人还把京剧艺术带到全国多个地方。在宁夏京剧团里就有好几位谭门传人,与谭富英同辈的有谭世英,与谭元寿同辈的有谭喜寿、谭少英。谭少英两岁时随父亲谭世英到宁夏京剧团,谭世英出自富连成科班世字科,工花脸,到宁夏京剧团以后主要从事教学工作,为宁夏京剧团培养了许多年轻演员。谭少英稍长成便进京剧团学员班学戏,在父亲的培养下进步很快,1987年在全国青年京剧汇演中获大奖。如今谭少英已五十多岁,除排练演出外,还在宁夏艺校兼职教学,继续为宁夏的京剧事业培养后人。 

谭门传人谭少英

听众朋友,他乡北京人今天播出本台记者沈弘采制的报道,谭门传人谭少英。

   记者:听众朋友你好,现在我们是在宁夏回族自治区的首府银川市,宁夏京剧团采访一位京剧艺术家谭少英。听到谭少英这个名字,您可能会联想到绵延七代的谭派艺术。没错,谭少英先生就是谭门传人。谭先生您好。

   谭少英:您好。

   记者:您什么时候来到宁夏这个地方的?

   谭少英:1958年的时候,中国京剧团四团当年为了支援大西北来到了银川,我们到宁夏已经52年了。

   记者:您学习京剧艺术是在什么地方呢?

   谭少英:我也是一直跟着咱们京剧团学习,1971年,因为那个时候文化大革命还没有完全结束,这个团已经有点青黄不接了。1971年成立的学员队,当时这个地方还没有艺术学校,我们只有以京剧团带学员队,一直在这里学习了5年。开蒙的时候,正赶上了样板戏,开蒙样板戏。1976年恢复传统戏的时候,我们又重新开始学习传统戏。可以说传统戏对我们来说是相当陌生的。从1976年开始我们加大力度赶紧学会传统戏,而且马上可以去表演,可以去把团里不足的演员阵容,用我们再托起来。

   记者:您学习什么行当呢?

   谭少英:我是架子花脸,随我父亲。我父亲谭世英是唱架子花脸的,等于是子承父业。

   记者:您介绍一下您父亲和您在谭门里面世袭的关系?

   谭少英:我父亲谭世英跟谭富英是叔伯弟兄,我父亲排行老十,年龄比较小,我一直跟我父亲学艺。无论是从开始学样板戏,包括李永琦,还有类似花脸的角色,到传统戏,我父亲,当然不光我一个人,和我同拨的师兄弟一起,晚上加班学习。

   记者:您父亲从58年就一直在这里呢?

   谭少英:对,58年带来一批学生,从北京带来的,教了一拨。60年成立了一个学员队,招了一拨,我父亲在学员队教他们。等1971年我们这一拨。这三拨是在宁夏培养的人。

   记者:您父亲等于把一生都贡献给了西北的文化事业了。

   谭少英:没错。我父亲的面儿比较广,按照行里来讲就是弹打吹拉唱、生旦净末丑,我父亲全都能拿得起来。他在教学的年限是最长的,偶尔有时候也演出,但是因为要培养后人,可能重任就更大了,所以我父亲几乎基本上放弃舞台,专心致志的培养下一代,一直到去世。我长大以后有印象的是,我能够感觉出来,作为一个京剧是需要从小练功,无论是冬天、是夏天,这种感觉给我的心里特别有震撼的。所以我特别喜爱京剧。我是15岁才开始练功,按说年龄已经偏大,但是我仍然可以说咬住牙把自己能够打造出来。但是甭管怎么着,我感觉父辈相当不容易,从我内心中我喜爱京剧。

   记者:从事这么多年京剧艺术,这种艺术经历、演出学艺当中,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谭少英:第一是学习,我是架子不能吃功,尤其是刚开始穿厚底,怎么练?我父亲让我穿上厚底,站在海绵垫子上,比较软,你要站住了,得三起三落。我父亲很少夸过我,他认为不能夸,我一夸你你就感觉到到头了,已经很不错了,其实你差得太远了,早着呢。这是我印象比较深的。剩下就是下乡演出,无论是刮风下雨下大雪,冬天演夏天的戏,夏天有时候演冬天的戏,甭管多冷也得脱了,甭管多热也得穿上。作为演员这是一种磨炼,我感觉内心很高兴很充实,毕竟我在台上我演出了,我演了角色了。

   记者:您现在除了表演以外,还做什么工作?

  谭少英:头五年的时候我们招了一批学生,当时也没有老师,过去的老师都有点太老了,我有时候两头兼顾,早上到艺校去,上午上课,在团里排练,因为我们知道京剧必须得有后人,这个团才能生存,这个剧种才能继续在宁夏这块地方生存,所以说我们要培养后一代,让他们能继承我们,发扬我们老的传统,让他们在舞台上更能显示出艺术人生价值。我父亲的这一生也是相当艰苦的,从一个大都市58年到了宁夏这个偏远的地方,而且西北这个地方很落后,支援西北、支援宁夏,把自己的艺术带给西北的广大老百姓。他献了他的青春,献了他的终身,我们作为他的后代子女,我们仍然在这儿,而且我也有自己的后代,我们一直扎根在宁夏。北京的父老乡亲们,我虽然在宁夏,我也是老北京人,虽然我离开北京50多年了,但是我一直在想念着北京,甚至我特别注重我们的京剧事业,尤其是11频道有戏曲台,我也一直关心着北京剧团在舞台上的成就。谢谢。

[查看心情排行]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字体: ] [关闭]

相关文章